• 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跷课去德国之落叶

2020-06-12

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跷课去德国之落叶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跷课去德国之落叶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跷课去德国之落叶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跷课去德国之落叶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跷课去德国之落叶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跷课去德国之落叶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跷课去德国之落叶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跷课去德国之落叶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跷课去德国之落叶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跷课去德国之落叶

从台湾飞往德国当天早上,我们把夏天的衣物与在台收购準备带回乌布的“补给品”寄放到卡萝大姐位于台北市的家后,打算到故宫去让哥俩见识一下“翠玉白菜”。卡萝大姐说:“飞机晚上十一点半才飞,时间还早,我先带你们去吃全台北最好吃的鱿鱼羹麵线吧!”吃了全台北最好吃的鱿鱼羹麵线,我们又钻进隔壁店品嚐“已经三十年”的豆花与芋头牛奶冰,我们走走停停地吃呀喝呀,结果故宫没去成,倒是进了国父纪念馆。馆内的士兵交接仪式让哥俩看得目不转睛,好野哥讚歎道:“哇塞!他们好像机器人哦!”(对呀!对呀!如果是真正的机器人面无表情地在表演如此整齐划一、一丝不苟的动作,可能就不值得稀奇了吧!)当其中一组士兵往我们的方向踏步而来时,好野弟悄声问:“如果我现在对他扭屁股、做鬼脸,他忍不住笑了,会怎幺样?”(你/我们/他们的结果会怎幺样我不知道,但我绝对可以肯定:啊,这个是人!这个是真的人啦!)

台湾飞德国需时十三个小时半,时差约六小时。我在飞机上睡了十二个小时,睡醒后,就从夏天的夜晚(台湾气温约36度)进入了深秋的破晓(德国气温0-10度),冷啊,真冷!我们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加,落叶树的叶子一片一片地落,我们身上穿得越多、地上落叶积得越厚。看到满地踩起来喳喳作响的金黄落叶,哥俩与安杰罗这三帅可兴奋了,一个箭步地冲上前去,抱起大把大把的落叶往空中丢、在落叶纷纷中高举双手旋转欢呼。卡萝大姐见了说:“原来落叶就能让他们这幺兴奋,以后不用飞那幺远了,找一棵会落叶的树让他们玩,就行了!”

我也要来搞一堆落叶跳跳看

不对呀!记得我很小很小的时候,看到一篇四格漫画,第一格画的是一棵落叶的树,一个男孩不甘不愿地把落叶扫成堆;第二格画的是男孩在準备起跑;第三格画的是男孩跳进落叶堆,落叶蹦得满地都是;第四格画的是同一棵落叶的树,同一个男孩心满意足地把落叶扫成堆。我看完这四格漫画马上心生嚮往──我也要来搞一堆落叶跳跳看。我小时候住的新村,最会落叶的树是橡胶树,但落在地上的橡胶叶又湿又厚又重,一片黏着一片,根本无法扫成堆,顶多只能拿起一片叶肉被腐蚀,只剩下叶脉的叶子繫上彩色丝带当书籤,而且父母的橡胶园对当时的我来说太远了。我走出家门在附近的邻居家走了一圈,发现了一棵在我小小的全世界“最会落叶的(沙梨)树”,而且树下散布着在我小小的全世界“好多好多的落叶”。当时还很小很小的我非常努力地在这棵树下(还加上邻近的其他树)收集落叶,当收集到一堆“已经够高了吧?”的落叶后,我满怀希望地助跑、跳!然后发现:屁咧!落叶堆完全被我踩在脚下,还淹不到我小小的脚目咧!可见,不是随便哪一棵会落叶的树,都能让孩子玩到爽到爆的。

在我回忆儿时的当下,从没看过以上四格漫画的三帅早就已经发展出:从山坡上收集更多落叶,抱着落叶滚下山坡来(山坡下的落叶已经被收集得差不多了),合力堆出一堆乾乾的、鬆鬆的、脆脆的、毫无重量还会喳喳作响,比三帅任何一位都高的落叶堆,然后一个一个地跳进去落叶堆、埋进落叶堆里。啊,羡慕!我也要玩!我也要跳进落叶堆啦!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 相关推荐

申博太阳城_彩票新濠天地app|生活小常识网站|集衣食住行需求|网站地图 澳门ag贵宾厅9501009 申博synb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