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美丽与哀愁并存的记忆岛屿——顾德莎的《骤雨之岛》

2020-07-30

美丽与哀愁并存的记忆岛屿——顾德莎的《骤雨之岛》

早晨刚开店的明星咖啡馆,我们拾阶而上,将炎热的气候阻挡在店面之外,坐进了二楼窗边的座位。窗外不时传来人车经过的声响,就像是每天在岛屿上只闻其声,未曾进入我们视野,却真实存在的人事物。先前走过的每一道阶梯,也让我们来到了这里,一如每个人的生命,过去的所有经历,形塑了现在的我们,《骤雨之岛》作者的人生经验也是如此。

顾德莎与骤雨之岛的诞生

顾德莎,是社运工作者顾玉玲的姊姊,也是妹妹自小仰慕的对象,年轻时是个多才多艺的文学少女。在嘉义高商的青春岁月,她活跃于校内外的文学活动,在17岁那年,就出版了个人作品《夏日散文集》。毕业之后,顾德莎进入针织厂工作,而往后的挫折与巨变,也让她难有时间重拾创作之笔。写作生涯也因此停摆了将近四十年,直到生命出现了一场意外。

九年前,顾德莎罹患癌症,在短短六年之间做了多次化疗,对于身心都是莫大的负担,书写和绘画成了她生活的寄託,每天绘製油画、创作诗歌和散文,也是她能够对抗病魔的力量。

《骤雨之岛》是顾德莎以丰富的生命经验与细腻观察为基底,描写纺织业兴衰与人情冷暖的短篇小说集。这部作品获得了第十五届台北文学奖年金奖助。在小说里,作者游牧在产业不同层级的角色之间,从老闆、工人到各自的亲人都有所描绘。藉由这些角色,带出主题各异的故事,包括当年来往两岸的台商岁月,迅速崩裂瓦解的纺织业,以及背后的社会与家庭问题。

《骤雨之岛》收录的九篇作品,将那些曾经发生在岛屿上的往事,转化成一篇篇真挚感人的故事,将那些即将被人遗忘的记忆碎片,串成由泪水凝结而成的时光项鍊。整本书原本是一个长篇故事,后来发现用短篇小说的「破碎」感,更能显出故事中每个人的困境。

书名「骤雨之岛」的灵感,则是来自于台湾多雨多风灾的日常体验,一场暴雨可能就让亲人、家园与财产化为乌有,就像当年过度依赖外销订单纺织产业,随时都可能在一夕之间风云变色。更是某种人生的隐喻。

天灾人祸,与峰迴路转的人生

《骤雨之岛》里,许多篇章都和颱风有所关连。在最后一篇作品〈娜娃的小木屋〉里,前后更是出现了六个颱风,可说是本岛颱风的断代史。这些颱风,虽然是主角娜娃生命里遇到的灾难,但将颱风编入小说情节之中,其实是代表着人们内心的慾望与黑暗。

对顾德莎来说,颱风一直都是台湾的灾难,但说起来也是人祸。人们的滥垦滥伐、过度开发,让灾难所带来的破坏更为惨烈。纺织业的衰亡也是如此。当年的外销订单总量有限,但许多人都想踏进纺织业,产业规模开始无限量扩大,造成彼此之间无谓的消耗与争夺。最后,整个产业如土石流般彻底崩解,造成许多家庭悲剧与社会问题。

然而,《骤雨之岛》不只是个缅怀过去的悲伤故事,更试图凸显出生命的坚强韧性。在小说里,那些在产业巨变、生命遭逢挫折之后,撑起家庭与事业,继续往前走下去的,都是那些坚强的女性。而在罹癌之前,顾德莎历经在中国工作的丈夫外遇、离婚,工厂倒闭后背负庞大的债务,独力拉拔两名子女长大。在那些坚强的女性角色身上,也能看见作者的坚强背影,和那个时代的美丽与哀愁。

顾德莎认为,台湾最让人感动之处,是「即使生命不断经历碰撞与挫折,也都还能站起来继续往前走」的坚强特质。也许正因如此,和本书首篇〈骤雨〉遥相呼应,作为全书收尾的〈娜娃的小木屋〉,刻意收束在一个完而未结之处。这是因为,小说角色的人生,不会因为故事完结而结束,她也相信每个人都会有他人生峰迴路转的时刻,因此刻意结束在一个没那幺明确的地方。

而同样的故事,在台湾每个角落都有可能发生。

……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 相关推荐

申博太阳城_彩票新濠天地app|生活小常识网站|集衣食住行需求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立博官网体育投注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水果机大满贯小三元游戏